第1155章:异口同声

榭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趣阁bai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帝仲似乎继续话题,厌烦,“派兵追捕逃犯,身段亲论哪违背规矩,暴露破军潜逃真相,呵呵……干涉,破军杀,潇儿救,其它神界插。”

光晕,轻叹:“本座知特殊烙印,普通转移伤病法术,很清楚煌焰身边依赖力量消灭死灰复燃带反噬力,因煌焰虽破军法再次逃走,状态却差法预料,消除反噬力,避免节外枝。”

帝仲笑笑,两位修东皇曦玉,追求修极限,放弃切选择共存,像真正神祇冷眼旁观世间,尽世态炎凉悲欢离合,曾感慨飞蛾补火量力,或者被某震撼

知晓,光晕已洞穿全部思:“论哪件胜算高,怕双线溃败,?”

帝仲平静口:“三胜率胜,果什做,破军绝境逢死,神界关系。”

光晕声,帝仲话音刚落,神秘黑暗空间莫名丝丝,顿片刻,光晕预兆延伸条璀璨光线,直接钻入神裂残影等帝仲反应叹息呢喃:“幅状态太勉强,本座暂且帮恢复躯体,等杀破军,带火回神界凝渊见本座。”

退步,缕光线已经让神裂术爆耀眼光芒,血肉触感瞬间恢复,久违温暖充斥细胞,帝仲阴霾低头,甚至愤怒拒绝:“。”

,身魂俱丧,神裂彻底涣散,必死疑。”

。”帝仲坚持再次拒绝,黑暗空间再次摇晃,微弱光渗透进外部受攻击细细裂缝,光晕声音沉默半晌,低语,“枝城三途距离风冥帮忙,身体真脆弱。”

身体虽脆弱,精神却很顽强。”帝仲冷笑反驳,光晕并回应,继续,“火身边,本座察觉星位图微妙变化,真很奇妙变化啊,凶兽血脉传承,伴随流逝,份力量已经被稀释微乎其微,苏醒,比普通略强已。”

火尚昆仑山,本座其实并喜欢导致轨迹消失,变数初始。”

苏醒,古代界两力量觉醒,身体太脆弱新伤旧疾堆积山,几乎已奔溃边缘。”

“雪原决战状态已经非常强撑精神打赢战,让本座叹观止。”

“其实刻,本座掌握澈,消亡,因凤凰躯体,并非神界火,本座安排,。”

“真正失控终焉,虽放弃长达三昏迷苏醒阻止火,将星位图推向未知轨迹,此命途预料,连本座法勘透机。”

,本座便格外注——弱点,每致命,恰恰优点,类’物独矛盾。”

外、逐渐修身,真烂漫性格却诸神,唯独……唯独逃犯界,饱经磨难,受尽屈辱,却每次见候将快抛。”

帝仲安静,光晕却刻陷入长久沉默,半晌才悠悠叹息,似:“,正本座告诉。”

话音刚落,刺目白光竟直接穿透空间,萧千夜臂剧烈痉挛明明提剑砍向形似间隙空间术,似砍入沼泽,剑锋触碰边缘间泥潭深陷,继刚才力量千万倍反击回,扯裂皮肤。

谨慎凝视空间深处,视线法判断距离某处注团漂浮光晕,帝仲光晕,全身被璀璨金光覆盖。

奇怪直觉——直依附,宛冰冷幽灵似乎变温度真实,距离近。

刻,再等候,萧千夜惊讶位移光晕根本清眼团东西何方神圣,窒息感,胸腔剧烈,血液知受影响亢奋加速流方并未声,帝仲沉默,却清晰名字冒入脑,让明白

“呵呵,思。”光晕饶兴致反应,满头苍白短片刻吃惊恢复镇定,甚至帝仲初次见握紧武器,虽立刻反应身份,却半分畏惧,坚定目光毫闪躲,让住感慨,“本座刻提醒条苍龙,知藏黄金权杖宝石内部黑龙半,直?”

即使回答知晓果,萧千夜干脆,光晕微微惊,随即笑:“周全,身边、朋友乃至僚置理,婆门岛境内形态,其本身照射魔影,并非真正魔佛波旬。”

萧千夜,果直接六欲顶隐藏秘密:“刚才本座曾偶遇白龙次穿六界处理另件重,波旬本居魔界使变化段,数分身,更传闻称其麾魔将八十亿,神界浩劫,四方柱坍塌影响巨仅让整神界损失严重,波及魔界,致使穿境界启,魔首尊及察觉,祸。”

东西慎坠入境界波旬居金镜,数万映照诸魔身影,因此凝聚力量,本座魔首尊商议此,因金镜将照诸魔折射光影,甚至复制相似力,果散落六界势必控制恶果,金镜确实找回部分,碎片明,此次婆门岛影,金镜碎片致,魔教徒坚信金镜修复功,召唤波旬真身。”

“真波旬东西?!”萧千夜眉头紧蹙,身份追问,“苍礼朵传魔佛坐垫金莲,莫非金镜反射光影?”

光晕并礼,主回答提醒:“确实此,波旬金莲坐垫物件,长被金镜照,反射形态逼真,魔力金镜碎片,彻底铲除魔教,釜底抽薪直接毁六欲顶神坛碎片,否则再血洗万次,魔教气焰继续复苏。”

萧千夜微微迟疑,奇怪:“找金镜碎片吗?既落,衷。”

潜台词,光晕满:“很久,本座早允许诸神私穿越境界通,况且金镜本魔界物,继续找,魔首尊该操,与本座关。”

抹光轻轻搭,光晕声音变严肃,试探:“杀破军,本座许神界躯,允许并返回神界。”

萧千夜挥抹光,假思索帝仲拒绝,语气平缓似帝仲般愤怒:“少主张,神,更神界。”

“呵呵……”光晕,“跟本座回状态撑太久,与其活,何必此执?”

。”萧千夜坚持再次拒绝,帝仲话。

光晕言,眼黑暗瞬散并肩蜃楼顶端,互望彼此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