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小生意能发家!(三更求票!)

《相公,陛下又请辞啦》转载请注明来源:百趣阁www.baiquge.com

章衎法章衡并:“别省,省,落脚流民,论做什被信任破点旧点关系,住址。”

章衎勉强点头,其实章衡够理解,实已十分羞涩。

章術睡醒,兄弟三吃完糊糊,便将棚户给收拾,重新背,目店宅务。

汴京城路,章衡三兄弟已经打听汴京城租赁房租朝廷店宅务比较安全,二比较便宜,月租

兄弟三路,找店宅务城墙附近营业点,便直奔

久便找点,类似,门口贴房屋租赁信息,章衡世租房经验,,觉比较合算

月租三四百文租则十五文十分友善,既已经,做决策便十分快捷

章衡点,选靠近请求

,带,章衡兄弟几十分

,主便宜,,住足足四五户,共厨房。

章衡四五户孩,便,安全保证。

章衡兄弟租偏房,偏房狭,光线,兄弟三够将房给填满,其实按照月四百文钱点偏贵寺近,租金高理解

兄弟三很满决定租,签契约,交房租四百文,便算汴京落脚处

章衎钱包少,脸色变差:“咱抓紧间挣钱点钱撑……。”

章術慌,别浦城候颇油滑,汴京城,依底气太足。

章衡却笑:“放吧,接两位哥哥听安排便,趁早,。”

章衎与章術俱点头,门户,便朝相寺走

章衡见章衎左盼右顾,奇问:“哥,?”

章衎:“店招,哪怕跑堂啊。”

章衡苦笑:“干啊,咱京城读书靠科举,哪等贱业?”

章衎愁眉苦脸:“汴京咱未必呆城墙根够找活干,咱非便认识几字罢……”

口气:“……真候,别跑堂码头扛包啊。”

章術见章衎丧气,赶紧安慰:“,老三底气肯定办法

办法关系,汴京城虽京城,少玉树临风轻男

兄弟三鹤立鸡群,落魄需养月,走仔!

候咱干,济老二便招婿哥三哥儿……”

章衎冷冷赶紧闭嘴。

章衡差点二哥才,,市场给调查清楚

,兄弟三特别像,身量颇高且眉眼清秀,加幼读书书卷气,俊秀,确称

月余风餐露宿,兄弟三瘦,汴京围观

话间,寺便,虽寺依织。

章衡见便

——,随便什够做,再济整早餐摊维持

嗯?

早餐摊?

似乎啊……

章衡走路逛,经早餐摊,章衡几眼,馒头煎饼,却见油条,便问句:“油条吗?”

摊主:“什油条?。”

章衡点点头便走,章衎赶紧走低声问:“油条?”

章衡嘴角笑容:“,做,咱便汴京城扎根……嗯,,炸油条做鸡蛋灌饼呢。”

章衡忽鸡蛋灌饼,,鸡蛋灌饼历史才六百明朝候才呢。

鸡蛋灌饼类似东西,口味鸡蛋灌饼。

鸡蛋灌饼精髓鸡蛋,外饼皮煎脆脆松软鸡蛋,吃喷香!

点口味区别,便足征服喜爱民。

“油条?鸡蛋灌饼?”

章衎迟疑问

章衡便将两者给描述,主鸡蛋灌饼

章衎太确定:“?先鸡蛋贵,高档吧,灌饼,恐怕少油吧,本加至少两三文吧,少钱啊,卖?”

章衡笑:“卖吃,定卖!”

章衎与章術兄弟两相觑。

墙头上的猫1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趣阁www.bai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