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悔意渐生

《阴阳点妆匠》转载请注明来源:百趣阁www.baiquge.com

东西乡村必需品。

别管石头木头高帮根捣药

朝盆燃烧完灰烬比,「蔡永旺,药,点点研磨粉末,愿给娘办。」

话并听,实。

老太太身积太,整整两条腿止,方,剥鳞圆形铜钱伤口,入肉很深,失血容乐观。

张伟听完叮嘱,贼兮兮边,低语询问,「三蔓,法?香灰纸灰,死蛇布帘东西抹伤口感染吧?」

命,敢乱,虽准备点欠缺,间虽忙,,根据进展,点点比较严重老太太充完整治疗方案补!

古早候,草木灰止血消炎,防止感染法,老祖宗已经延续几千间。

檀香灰,黄纸灰百福帘草木灰正常分。

蛇尸怨念依附东西,激活毒素白米被烧灰烬,原本它内部阳气催程度阳祛阴寒,全老太太状态东西。

刚才偷偷香茅草丢

粉末完全影响老太太健康,伤口处,促进伤口愈合,剩毛病,给老太太补血调养

水芹刚刚喝香茅糖水少恢复点力气,身感觉温暖少,马团,垫老太太半身,叫平躺,脑袋枕头。

老太太,伤口应该疼,挪二度伤害折磨忍受,蔡永旺应该少被教育

炕边盆边,眼泪捣灰烬,眼泪快蒜捣候,衣袖抹

霜打敢抬眼媳妇,更伤痕累累老娘,

亲眼见怨气被引给砍两半,直接害老娘媳妇,怨气招惹回打猎打分,招惹物灵集体报复。

点点堆积,眼泪感受已经悔恨

「蔡永旺,药,东西均匀涂抹伤口别落。」

水芹反射性穿衣裳床,拉住,「叫香茅糖水喂给婆婆,感觉?」

水芹点担向蔡永旺,笨脚,水芹担弄疼婆婆相信蔡永旺细致

真正叫蔡永旺记住恶果,给忘记教训。

蔡永旺推脱,次态度很温研磨粉末询问,「直接涂伤口?」

血调呢??」

句,蔡永旺拿刀放血,水芹满脸惊吓,该阻止。

郎弘毅拽住蔡永旺,「考验。」

眼神戏谑血调粉末根本干咳,「脚轻点,伤口很疼。」

程很缓慢,夫妻,指导合力纱布包裹伤口,终老太太伤处理,叫舒服点。

纸,给老太太继续替换外伤药写,留给夫妻俩。

蔡永旺终谢字!

「谢谢……谢谢。」

已经转变,,至少再执迷悟,迷恋打猎越顺遂吧。

水芹挣扎,站门口扶门框,「先弄点晚饭吃吃,间紧,农饭简单,别介。」

蔡永旺倒点男味,知媳妇虽碍,实实痛苦,身虚弱呢。

扶住水芹,张罗买点菜,晚饭。

推辞候,院爽朗男声招呼张伟,「张伟,张伟啊,三姨叫招呼朋友回吃饭呢,饭菜啥!」

张伟抬眼,嘴巴,笑呵呵朝外走,原三姨张罗饭菜叫三姨夫

位三姨夫印象很模糊,妨碍始仔细端详相。

三姨夫,身板壮士脸堂黝黑,眉眼暗含英俊,带股正气凛感觉,嘴眼带笑,脾气很值

张伟招呼,「三蔓,朗哥,走咱吃饭吧!」

告辞蔡永旺两口准备回麻烦三姨,蔡永旺措,水芹则,追门口才怯怯叫住,「…………盼娣您呢!」

张伟回头句,「姐,马儿跑给马儿吃草啊,干活饿肚饭再!」

水芹真快哭,才解释句,「跟三姨吃饭,盼娣吧。」

摔笔惊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趣阁www.bai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